"我吃过了。"我把身子一扭说。 我吃过了我横牵着两条白带

时间:2019-09-27 01:21来源:沙茶牛蒡网 作者:催乳师

  到了坟地上,我吃过了我远远已望见地面铺着青草似的绿毡。中央坟穴里嵌放着一个大水泥框子。穴上地面放着一个光辉射目的银框架。架的左右两端,我吃过了我横牵着两条白带。钢棺便轻轻的安稳的放在白带之上。父亲低下头去,左右的看周正了。执事的人,便肃然的问我说:“可以了罢?”我点一点首,他便俯下去,拨开银框上白带机括。白带慢慢的松了,盛着母亲遗体的钢棺,便平稳的无声的徐徐下降。这时大家惨默的凝望着,似乎都住了呼吸。在钢棺降下地面时,万千静默之中,小菊忽然大哭起来,挣出张妈的怀抱,向前走着说:“奶奶掉下去了!我要下去看看,我要下去看看! ”华一手拉住小菊,一手用手绢掩上脸。这时大家又都支持不住,忽然都背过脸去,起了无声的幽咽!

那时,把身子一扭父亲的朋友,把身子一扭都知道我会看《三国志》。觉得一个七岁的孩子,会讲“董太师大闹凤仪亭”,是件好玩有趣的事情。每次父亲带我到兵船上去,他们总是把我抱坐在圆桌子当中,叫我讲《三国》。讲书的报酬,便是他们在海天无际的航行中,唯一消遣品的小说。我所得的大半是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林译说部。如《孝女耐儿传》,《滑稽外史》,《块肉余生述》之类。从船上回来,我欢喜的前面跳跃着;后面白衣的水兵,抱着一大包小说,笑着,跟着我走。这时我自己偷偷的也写小说。第一部是白话的《落草山英雄传》,我吃过了我是介乎《三国志》,我吃过了我《水浒传》中间的一种东西。写到第三回,便停止了。因为“金鼓齐鸣,刀枪并举”,重复到几十次,便写得没劲了。我又换了《聊斋志异》的体裁,用文言写了一部《梦草斋志异》。“某显者,多行不道”,重复的写了十几次,又觉得没劲,也不写了。

  

此后便又尽量的看书。从《孝女耐儿传》等书后面的“说部丛书”目录里,把身子一扭挑出价洋一角两角的小说,把身子一扭每早送信的马夫下山的时候,便托他到芝罘市唯一的新书店明善书局(?)去买。——那时我正学造句,我吃过了我做短文。做得好时,我吃过了我先生便批上“赏小洋一角”,我为要买小说,便努力作文——这时我看书看迷了,真是手不释卷。海边也不去了,头也不梳,脸也不洗;看完书,自己喜笑,自己流泪。母亲在旁边看着,觉得忧虑;竭力的劝我出去玩,我也不听。有一次母亲急了,将我手里的《聊斋志异》卷一,夺了过去,撕成两段。我趑趄的走过去,拾起地上半段的《聊斋》来又看,逗的母亲反笑了。舅舅是老同盟会会员。常常有朋友从南边,把身子一扭或日本,把身子一扭在肉松或茶叶罐里,寄了禁书来,如《天讨》之类。我也学着他们,在夜里无人时偷看。渐渐的对于国事,也关心了,那时我们看的报,是上海《神州日报》,《民呼报》。于是旧小说,新小说,和报纸,同时并进。到了十一岁,我已看完了全部“说部丛书”,以及《西游记》,《水浒传》,《天雨花》,《再生缘》,《儿女英雄传》,《说岳》,《东周列国志》等等。其中我最不喜欢的是《封神演义》。最觉得无味的是《红楼梦》。

  

十岁的时候,我吃过了我我的表舅父王光逢先生,我吃过了我从南方来。舅舅把老师的职分让给了他。第一次他拉着我的手,谈了几句话,便对父亲夸我“吐属风流”。——我自从爱看书,一切的字形,我都注意。人家堂屋的对联;天后宫,龙王庙的匾额,碑碣;包裹果饵的招牌纸;香烟画片后面,格言式的短句子;我都记得烂熟。这些都能助我的谈锋。——但是上了几天课,多谈几次以后,表舅发现了我的“三教九流”式的学问;便委婉的劝诫我,说读书当精而不滥。于是我的读本,除了《国文教科书》以外,又添了《论语》,《左传》,和《唐诗》。(还有种种新旧的散文,旧的如《班昭女诫》,新的如《饮冰室自由书》。)直至那时,我才开始和经诗接触。光逢表舅是我有生以来,把身子一扭第一个好先生!因着他的善诱,我发疯似的爱了诗。同时对于小说的热情,稍微的淡了下去。

  

我学对对子,我吃过了我看诗韵。父亲和朋友们,我吃过了我开诗社的时候,也许我旁听。我要求表舅教给我做诗,他总是不肯,只许我做论文。直到我在课外,自己做了一二首七绝,呈给他看,他才略替我改削改削。这时我对于课内书的兴味,最为浓厚。又因小说差不多的已都看过,便把小说无形中丢开了。

辛亥革命起,把身子一扭我们正在全家回南的道上。到了福州,把身子一扭祖父书房里,满屋满架的书,引得我整天黏在他老人家身边,成了个最得宠的孙儿。但是小孩子终是小孩子,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和姊妹们接触。(我们大家庭里,连中表,有十来个姊妹。)看她颤巍巍的挣扎上泰山之巅!我吃过了我一阵一阵的突起的浓烟,

遮蔽了她的无主苍白的脸!把身子一扭我吃过了我她涕泪涟涟。

她仓皇柱杖,把身子一扭哀唤着海外的儿女;①1928年5月1日,把身子一扭“北伐军”占领山东济南。日本军队借口保护侨民,在济南抢先布防,架设铁丝网,架起大炮、机枪。5月3日,日军沿街放枪,恣意屠杀市民和“北伐军”士兵,济南市内血肉横飞,尸横满街,中国军民5000余人惨遭杀害。济南惨案的消息传来,冰心悲愤填膺,她想到国家、民族正处在危难之中,同胞惨遭杀害,这时正在美国攻读博士学位的恋人吴文藻和其他留学生,听不到济南上空凄厉的枪声,看不到祖国母亲正遭受着空前的苦难,应该把祖国的实情告诉他们。她奋笔写了这首诗。她只见那茫茫东海上水卷着天!我吃过了我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