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吗?"他不由得把脸凑了过来。"是一件皮袄。天还是要冷的,这些疯子!好,你去拾来,顺便再拣点别的,我们来研究研究。快去快回,不要与任何人接触。" 县医院的十几个医生

时间:2019-09-23 04:31来源:沙茶牛蒡网 作者:功绩永怀

  县医院的十几个医生,是吗他不由顺便再拣点组成了一个医疗小组,是吗他不由顺便再拣点在苏联医学专家的指导下,运用了巴甫洛夫的学说,终于治好了我的恋乳厌食症。我摆脱了沉重的枷锁进入中学,学业突飞猛进,成为大栏中学初中部最优秀的学生。那些日子是我一生中最黄金的岁月,我有一个最革命的家庭,我有一个最聪明的头脑,我有健康的体魄、令女同学不敢正眼观看的相貌,我有旺盛的食欲,在学生食堂里,用筷子插着一串窝窝头,手里握着一棵粗壮的大葱,一边说笑,一边咔嚓咔嚓地咀嚼吞咽。我半年内跳了两级,成为初三一班的俄语课代表,不用申请团组织就 吸收我入了团,并立即担任了团支部宣传委员,主要负责唱歌,用俄语唱俄罗斯民歌,我的嗓音浑厚,有牛奶般的细腻和大葱般的粗犷,每唱一曲就震倒一大片,我是五十年代末大栏中学里灿烂的明星。为苏联专家做过翻译的霍老师,一位面容端正的女子,对我极为欣赏。她多次在课堂上表扬我。她说我有外语天才。为了进一步提高我的俄语水平,她为我牵线,让我跟苏联赤塔市一个九年级女学生通信。她是一个在中国工作过的苏联专家的女儿,名叫娜塔莎。我们交换了照片。在黑白照片上,娜塔莎瞪着有些吃惊的大眼睛、翻卷着茂密的睫毛看着我……

巴比特有一双温柔的蓝眼睛,得把脸凑一头柔软的金发,得把脸凑两片鲜艳的红唇。他上穿一件红色的皮甲克,下穿一条有十几个大大小小口袋的帆布裤子,脚蹬一双轻软的鹿皮靴子。他就穿着这样与众不同的服装骑在一匹公骆驼上,跟随着司马库与司马亭摇摇晃晃进了村。司马库的骑兵中队像一股亮晶晶的旋风刮了过来。第一排六匹马颜色全黑,过来是一件马上的骑兵都是英俊的青年,过来是一件他们穿着桔黄色的毛料制服,胸前和袖口上的铜纽扣擦得锃亮,腿上的高筒马靴也锃亮,怀里的汤姆枪也锃亮,头上的钢盔也锃亮,黑马的肥臀也锃亮。临近遍地躺卧的人群时,马队略微放慢了速度,头排马昂着头,迈着娇滴滴的小碎步,六个骑兵把枪口冲上,对着暮色苍茫的夜空,齐射出一梭子弹,亮晶晶的弹壳四处迸溅,枪声震耳,树上的叶子纷纷下落。鲁立人和上官盼弟被枪声惊动,慌忙分开。鲁立人大喊:“你们是哪一部分?”一个马兵回答:“你老爷爷那部分的。”话音末毕,一梭子弹几乎擦着鲁立人的头皮横扫过去。鲁立人狼狈不堪地趴倒在地,但他立即跳起来,大喊:“我是爆炸大队队长兼政委,我要见你们的最高长官!”他的喊声被一阵对空扫射的排子枪淹没了。爆炸大队的队员们乱纷纷地从地上爬起来,东一头西一头地胡碰着。骑兵队纵马向前,由于街上混乱,马队队形混乱了。这批杂交马个头矮小,腿脚灵活,它们像一群机灵而霸蛮的公猫,跳跃着躲闪地上没来得及爬起的人和刚爬起又被撞倒的人。一排马冲过去,后边的马蜂拥而来,街上的人在马中间旋转着、跌撞着、惊叫着,像一片逆来顺受、根扎土地无法逃脱的植物。马队跑过去了,街上的人还没清醒倒底发生了什么事。这时,骡子中队又逼了过来。骡子中队步伐整齐,同样也是亮晶晶的,兵士们都托着步枪,骄傲得像骡子一样。街那头,马队重整队形,娇滴滴地逼过来,两面夹击,街上的人们乱纷纷往中间汇集。有的人想从大街两侧的胡同里溜走,但立即遭到骑骆驼牌自行车、身穿紫花布便衣、佩带盒子炮的第三中队的拦截。他们把子弹射在那些机灵人的脚前,尘土噗噗弹起,吓得机灵鬼疾忙折回大街。最后,爆炸大队的全体官兵被挤在福生堂大门前的那段街道上,为什么他们不冲回福生堂凭借深宅大院和炮楼暗堡抵抗呢?

  

因为司马库的密探早就混进了爆炸大队,皮袄天还趁着街上混乱之机,他们便关闭了大门,并在门前门后挂上了一串串地雷。骡子上的士兵接到命令,要冷的,这一齐跳下来,要冷的,这把牲口拉到一边,中间闪开了一条道路。这是大人物出现的预告。爆炸大队的士兵望着那条道路,被裹挟在士兵群里的倒了霉的老百姓也望着那条道路,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来人一定与上官家有关。太阳已经大半沉下沙梁,些疯子好,只剩下一抹玫瑰色的红边烘托着林梢上的悲凉气氛。金红色的乌鸦在外乡人的泥棚草屋上方匆匆飞行。几只蝙蝠在辉煌的空中随心所欲地表演飞行技巧。短暂的安静是大人物马上就到的表现。

  

胜利!你去拾来,胜利!两声威武雄壮的呼号,从马兵和骡兵们嘴里吼出。这时,大人物终于来了。大人物来自西方,骑在披着红绸的骆驼上。司马库一身高级毛料橄榄绿军装,别的,我们不要与任何头上歪戴着一顶被我们戏称为“驴鸟帽”的船形帽。他胸前佩戴着两个像马蹄那么大的勋章,别的,我们不要与任何腰上扎着一圈银色子弹,肚腹右侧悬挂着一把左轮子手枪。骆驼昂扬着龙脖子,翻着淫荡的马唇,竖着尖锐的狗耳朵,眯着睫毛茂密的虎眼,颠着又大又厚的、挂着蹄铁的双瓣的牛蹄,弯曲着细长的蛇尾,紧缩着削瘦的羊屁股,大踏步地从骡兵的夹道中蹿进来。骆驼像一条起伏的船,司马库是骄傲的水手。他把两条装在特等牛皮马靴里的腿挺得像十字镐一样,胸脯突出,身体微微后仰,他把一只戴着白线手套的手举起,齐着“驴鸟帽”的皱褶儿,铜色的长脸坚硬无比,腮上的红痣像一片经霜的枫叶。他的脸几乎像用紫檀木雕刻而成,又刷上三遍防腐防潮的桐油。马队和骡队的士兵手拍枪托,齐声欢呼。

  

跟随在司马库骆驼后边的是司马库夫人上官招弟的骆驼。几年不见,来研究研究上官招弟的脸部没有什么变化,来研究研究还是那样清丽而温柔。她身上披着一件白色的、丝光闪闪的披风,披风里是黄缎子偏襟夹袄,红绸子扫腿夹裤,脚穿一双精致的黄色小皮鞋。她的双手腕上各戴一个碧绿的玉镯子,除了拇指之外的手指上套着八个金戒指。她的双耳垂上悬挂着两颗绿油油的葡萄,后来我才知道那是翡翠。

不应该把我的那两位尊贵的外甥女忘掉,快去快回,她俩的骆驼紧随着上官招弟的骆驼,快去快回,驼峰之间有两根粗绳子,联结着两个用白蜡条编成的坐椅状的驮篓,左边篓里那个满头鲜花的女孩是司马凤,右边篓里那个鲜花满头的女孩是司马凰。响起了剪刀剪破黄鼠狼皮的声音,人接触母亲说:“司马大哥,谁说是假的了?”

司马亭与黑脸青年抬着那个胸膛中弹的团长跌跌撞撞地在野地里奔跑。飞机闪烁着碧绿的光在空中飞行。炮弹和子弹拖着明亮的尾巴划破夜空,是吗他不由顺便再拣点交织成一片密集的、是吗他不由顺便再拣点变化多端的火网。炮弹爆炸的镁光像绿色的闪电一样打着哆嗦,照亮了他们脚下崎岖的田埂和收割后的、冻得僵硬的稻田。抬着担架的民夫散乱在稻田里,腿忙脚乱。不辨方向,胡乱奔跑。伤兵们的凄惨叫声在寒冷的暗夜里此起彼伏。带队的干部是一个留着二刀毛的女人,她拿着一只蒙着红绸的手电筒,站在田埂上大声地喊叫着:“别乱跑!别乱跑!保护伤员……”她的嗓音嘶哑,像用粗糙的鞋底磨擦干燥的砂烁。炸弹的镁光照绿了她的脸。她脖子上围着—条脏污的毛巾,腰里束着一条皮腰带,腰带上悬挂着两颗木柄手榴弹和一只搪瓷缸子。这是个生龙活虎的女人,白天时,她穿着那件酱红色上衣,率领着担架连,在火线上飞来飞去。她像只不合时宜的花蝴蝶在火线上飞来飞去。成千上万发炸弹爆炸时掀起的灼热的气浪把冰封三尺的严冬变成了阳春,白天时司马亭看到在被热血烫融了的积雪旁边盛开了一朵金黄的蒲公英花朵。壕沟里热气腾腾,士兵们围在一起吃饭,雪白的馒头,鹅黄的大葱,咔咔嚓嚓,吃得欢畅。香甜的味道让饥肠辘辘的司马亭馋涎欲滴。民夫们坐在折叠起来的担架上,从干粮袋里抓出冻成冰渣的高粱米饭团子,愁眉若结、大口小口地吃着。他看到在前边的战壕里,蝴蝶一样的民夫连女连长正与一个腰挂手枪的干部谈笑着。那个干部好生面熟。女连长与干部说笑着,沿着泥土清香的战壕走了过来。女连长说:得把脸凑“同志们,吕团长看望大家来了!”

民夫们拘谨地站起来。司马亭盯着团长枣红色脸膛上那两道浓密的眉毛,过来是一件艰难地回忆着这个人的来历。团长很客气地说:皮袄天还“坐下,坐下,都坐下吧!”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