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吧!"我客气地指指椅子,给他泡了一杯茶。他不喜欢喝得太浓。 我们研究室抓出一个人

时间:2019-09-27 01:37来源:沙茶牛蒡网 作者:强迫对流

  我们研究室抓出一个人。说他小时候去过香港,坐吧我客气还有个亲戚在香港。为什么他从香港回 国呢?好,坐吧我客气这就抓住了,从香港派来偷窃情报的特务!二位“中央首长”带来一大帮人,给 他编一套特务联系办法,暗号,逼他供认,还把他夫妇分开逼供,逼他们乱咬。他受不住就 乱咬了,咬了许多人,也咬了我。好,我就是特务的后台。“中央首长”亲自在万人大会上 点我是“大鲨鱼”,非要揪出大鲨鱼不行!这样,我就被关起来,恰侩关在过去的实验室 里,我自己成了实验品!解放军在门外看守,门上挖个小洞监视我。嘿,我例像个原子弹, 绝密品,严密看管。开始我还想,我从小参加革命,算个“者革命”,搞过原子弹,总理还 接见过我呢。但“文革”就是过去的一切都不算,现在说你是什么就是什么。许多开国元勋 都成了阶下囚,一个臭知识分子算什么?

我有一个要求,地指指椅请你不要把我的经历,地指指椅当作一个猎奇的故事。我不愿意,以我遭受的坎 坷、不幸和苦痛,满足人们的好奇心。我渴望人们从中了解中国知识分子心灵深处是怎么回 事。因为,我的成长和创伤,不仅属于我个人,大致也代表我们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历程。我有在GG农场干活的底子,,给他泡干活不吃力;农村搞运动也比较松,,给他泡我反而惬意多了。常 常躺在农场炕上看看闲书,门外有鸡啼猪哼,窗前有鸟叫蝉鸣,虽是粗茶淡饭,更有菜清蔬 香,此处岂非桃花源?我不亦陶渊明乎?居然过上一小段田园的生活呢!若能如此,一生也 罢。

  

我又摇摇头说:一杯茶他“这都是过去的事,您也别记着了。”我告别要走。我原先还总觉得自己的案子冤,喜欢喝得太不能成立,总猜想到底怎么回事,听过他的话,我连猜 也不猜了。我再没劲儿了。我发现,坐吧我客气一个人,坐吧我客气打起精神也是活着,心灰意懒也是活着;一次我从一 面小镜子里看见自己满面灰尘,马上洗过,再看,依旧灰蒙蒙,无光,眼睛竟然也没光泽。 可是我这时才二十四岁呀!

  

我再问:地指指椅“我们厂还有一大帮人能给我作证,他们都死了?”我再一想,,给他泡有!,给他泡是钥匙链儿上那个小装饰物,两厘米大小,一个朋友送我的,是法国 货。紫铜上嵌有银丝,很好看。我说:“有一个,是钥匙链上的小坠儿。”

  

我再一琢磨,一杯茶他坏了!一杯茶他揭发我的,全是我一帮铁哥儿们,口供又完全一样,没跑了,死 罪,非弄死我不可了。会上给我定性—杀人犯,我那贴身护卫也是杀人犯。我就不明白 了,那贴身护卫为嘛承认这没有的事,还揭发我,他不是自我灭亡吗?可是这会上没判刑 期,因为他们还缺我的口供。

我在安平县高小毕业后分配到一个村里当教师。那时才十六岁,喜欢喝得太根本不知道有档案材料 好比魔影一样紧跟着我。村里的人都夸我工作得不错,喜欢喝得太我的自我感觉也蛮好,就有了入党的 要求,决心一辈子跟共产党干革命了,我问村长,“咱村有支部吗?”我想提出入党申请。 谁料他拿笑话跟我打岔说:“咱村没有织布(‘支部’的谐音)的!”开头我以为他们把我 看做小孩子,对我这要求推推挡挡,后来发现自己总被莫名其妙地调动,在这个村没呆多少 天,又调到另一个村去。好像我有痨病,所有人都和我保持距离。一九四二年日寇搞五一大 扫荡,我们这些人全分散到各地隐蔽。县里惟独不给我安排隐蔽的秘密据点,我就跑回老家 躲一躲。这期间村头的雪地上有人写条反动标语,姓王的那些村干部问也没问过我,居然把 这条反动标语又悄悄记在我的档案上,“特嫌”就更没跑了。这些事当时并不知道,只觉得 革命这个门把我向外推,不准我进。我可还是一心革命,把自己当做革命人呢。我不甘心整 天在敌占区窝窝囊囊活着,不干事,就决心投奔八路军去当兵。幸亏五一大扫荡最凶时,那 些姓王的村干部都隐蔽起来,推出我们一个李家人——就是在区里当过炊事员、要活埋我时 为我说过情的那人当村长。他给我写封推荐信,我把这信缝在鞋帮里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八 路军。日寇大扫荡时我十次遇险,不是逃脱追捕,就是叫老百胜掩护起来。有一次被抓住, 因为我一只眼是斜眼,老百姓对日本兵说:“这个小斜眼的,傻了傻了的。”骗过了敌人, 才救了我。这时一找到八路军真像找到亲娘一样,热乎极了。我说:坐吧我客气“这有,能批。”

我说艰苦,地指指椅你别以为我们就会喊爹喊妈,地指指椅叫苦连天。一次我们从山里干活回来,车坏 了,徒步走了一百多里路。路上渴急了,大伙就嚼树叶,我忽然看见地上车辙沟里积着一些 雨水,便趴下去,挥手轰走水面上的一层小飞虫,去喝雨水。我这个创造发明得到大家一致 称赞,大家便都这样喝个痛快。嗓子得到滋润,便又唱歌又呼口号又念语录,一鼓作气回到 农场情绪依然十分高涨。,给他泡我说我交了。卖甜瓜的指指钱盒子里的票于说:“哪张是你的。”

一杯茶他我说我正在办落实政策。喜欢喝得太我天生有种上当受骗的素质——小时候就有过自杀的念头——祖祖辈辈留给我的两个字 ——喊着喊着真情绪来了——一个惊心动魄的大“菜单”——两个弟弟被我连累死了——这 《家训》上依然没有一句话能说清楚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